2019年04月 归档列表

「照片分享」这是位于北京石景山的首钢“遗迹”,如今破被不堪的厂房和设施,依然掩盖不了当年的辉煌。在完成它的历史使命后,现在部分厂区开发成了“北京静态交通研发示范基地”,继续为社会发展贡献着昔日余热。

「照片分享」这是位于北京石景山的首钢“遗迹”,如今破被不堪的厂房和设施,依然掩盖不了当年的辉煌。在完成它的历史使命后,现在部分厂区开发成了“北京静态交通研发示范基地”,继续为社会发展贡献着昔日余热。

「照片分享」这是位于北京石景山的首钢“遗迹”,如今破被不堪的厂房和设施,依然掩盖不了当年的辉煌。在完成它的历史使命后,现在部分厂区开发成了“北京静态交通研发示范基地”,继续为社会发展贡献着昔日余热。
「照片分享」俯瞰天外之间,止不住热泪盈眶。站在位于北京平谷的“东指壶”,虽不在最高处,周围却被群山环绕,再加上去那的人特别少,有种说不出的静谧,没有信号,静得出奇。

「照片分享」俯瞰天外之间,止不住热泪盈眶。站在位于北京平谷的“东指壶”,虽不在最高处,周围却被群山环绕,再加上去那的人特别少,有种说不出的静谧,没有信号,静得出奇。

「照片分享」俯瞰天外之间,止不住热泪盈眶。站在位于北京平谷的“东指壶”,虽不在最高处,周围却被群山环绕,再加上去那的人特别少,有种说不出的静谧,没有信号,静得出奇。
这是一组在2017年8月5日去往内蒙古乌兰察布乌兰哈达火山群途中拍的日出。当时周五晚上从北京出发,走京藏高速,一夜赶路,凌晨5点到达火山群附近。印象中最深的是晚上京藏高速上大车相当多,超车分神特别累,好在快到目的地时看到了非常壮丽的日出。

这是一组在2017年8月5日去往内蒙古乌兰察布乌兰哈达火山群途中拍的日出。当时周五晚上从北京出发,走京藏高速,一夜赶路,凌晨5点到达火山群附近。印象中最深的是晚上京藏高速上大车相当多,超车分神特别累,好在快到目的地时看到了非常壮丽的日出。

这是一组在2017年8月5日去往内蒙古乌兰察布乌兰哈达火山群途中拍的日出。当时周五晚上从北京出发,走京藏高速,一夜赶路,凌晨5点到达火山群附近。印象中最深的是晚上京藏高速上大车相当多,超车分神特别累,好在快到目的地时看到了非常壮丽的日出。
这是一组拍摄于2016年12月31日北京第一高峰灵山照片,当时北京城区的雾霾非常严重,但当爬上2300米的峰顶时,所到之处全是干冷而又清新的空气,夹杂着凛冽的寒风。悠然自得的牦牛自顾自的低头吃草,全然不关心身后的雾霾。层峦叠嶂,仿佛置身于仙境,可转身望去,却是大自然对人类无情的惩罚。

这是一组拍摄于2016年12月31日北京第一高峰灵山照片,当时北京城区的雾霾非常严重,但当爬上2300米的峰顶时,所到之处全是干冷而又清新的空气,夹杂着凛冽的寒风。悠然自得的牦牛自顾自的低头吃草,全然不关心身后的雾霾。层峦叠嶂,仿佛置身于仙境,可转身望去,却是大自然对人类无情的惩罚。

这是一组拍摄于2016年12月31日北京第一高峰灵山照片,当时北京城区的雾霾非常严重,但当爬上2300米的峰顶时,所到之处全是干冷而又清新的空气,夹杂着凛冽的寒风。悠然自得的牦牛自顾自的低头吃草,全然不关心身后的雾霾。层峦叠嶂,仿佛置身于仙境,可转身望去,却是大自然对人类无情的惩罚。
这是一张2016年12月31日在北京东灵山拍的全景,当时北京城区的雾霾非常严重,站在2300米的高处,能看到远处湛蓝的天空和低空的雾霾有一条明显的“泾渭分明”天际线。左侧是灵山主峰2300米界碑,靠中位置是一个大号玛尼堆,可惜上面的风马旗历经风吹日晒,已经凌乱不堪。穿过城区雾霾,爬上峰顶,视野极度开阔,但上面风太大了,不得不赶紧滚下山避风。

这是一张2016年12月31日在北京东灵山拍的全景,当时北京城区的雾霾非常严重,站在2300米的高处,能看到远处湛蓝的天空和低空的雾霾有一条明显的“泾渭分明”天际线。左侧是灵山主峰2300米界碑,靠中位置是一个大号玛尼堆,可惜上面的风马旗历经风吹日晒,已经凌乱不堪。穿过城区雾霾,爬上峰顶,视野极度开阔,但上面风太大了,不得不赶紧滚下山避风。

这是一张2016年12月31日在北京东灵山拍的全景,当时北京城区的雾霾非常严重,站在2300米的高处,能看到远处湛蓝的天空和低空的雾霾有一条明显的“泾渭分明”天际线。左侧是灵山主峰2300米界碑,靠中位置是一个大号玛尼堆,可惜上面的风马旗历经风吹日晒,已经凌乱不堪。穿过城区雾霾,爬上峰顶,视野极度开阔,但上面风太大了,不得不赶紧滚下山避风。
微信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