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驾游内蒙呼伦贝尔,车主烈日下干“木工活”,却是为何?(31)

 
自驾游内蒙呼伦贝尔,车主烈日下干“木工活”,却是为何?(31)
 
在额尔古纳被交警一顿“收拾”后,再也没了“开车上草原,心情美美哒”的状态,往前开了没多久便找了个地方停下,今天得想想在哪过夜,这是个大问题。
 
这边虽然已经出了林区,但昼夜温差还是挺大的,床也拆了,睡帐篷还是有挨冻的风险。
 
内蒙这边的高速(国道)有部分是收费的,这个不是按我们通常理解的,从一地方到一个地方的这段距离来收费,而是固定的收费站(点),不论你从哪来,过这个点就收费,也就是你在一个地方转一圈又往回走是要收费的,这个和新疆类似,主要还是因为这里地广人稀,没办法建成全封闭的路,隔些距离可能就有下道点,去往牧民家,或者一些小镇子。
 
这边也没有我们理解的大型服务区,大都是一个简单的停靠站,有的有卫生间,有的没有,就一个停车广场。
 
我现在到的这个是一个停靠区,相对面积比较大,我找了个角落将车停下来,边上有一家养蜂的。不多会,过来一辆蔬菜运输卡车,看样子是养蜂的人叫过来送蔬菜的。和他们沟通后,我顺便买了几个西红柿和黄瓜,就凑合着当晚饭吧。
 
自驾游内蒙呼伦贝尔,车主烈日下干“木工活”,却是为何?(31)
 
和养蜂的人简单聊了下,我又一次知道了“草爬子”的威力,同时他们还讲了另一个虫子,想不起来叫什么了,好像也很“毒”,在外露营千万要小心。作为外地人,养蜂的人也讲了一些对当地的看法,我当时根本不在状态,现在回想,一毛都想不起来了。
 
接着我就去拍日落了,说实话,也就此时的日落能稍稍安慰我“受伤”的心了。
 
自驾游内蒙呼伦贝尔,车主烈日下干“木工活”,却是为何?(31)
 
 
自驾游内蒙呼伦贝尔,车主烈日下干“木工活”,却是为何?(31)
 
 
自驾游内蒙呼伦贝尔,车主烈日下干“木工活”,却是为何?(31)
 
 
自驾游内蒙呼伦贝尔,车主烈日下干“木工活”,却是为何?(31)
 
 
这个日落是我第一次看到的草原日落,真的非常漂亮,当时心情不怎么美丽,也没有拍好。草原的日落和别的地方还不一样,太阳快要落进地平线的时候,整个光会散射到四周,形成炫彩斑斓的鳞状云彩,非常耐看,如果是山里,可能这个效果不明显。
 
另外,从太阳准备落山到太阳完全落在地平线下,这个时间相较山区,林区也要长不少,这个比较好理解,视野更开阔了,太阳光反射到你所在位置的光线更多,所以看着太阳更明亮,时间更久。
 
拍完日落,就回帐篷准备睡觉了,对今天的视频也做了个简单的剪辑。
 
**这个太阳真毒辣**
 
这边的太阳依然还是很早就来敲门了,我是大概4点多起来的,发完早安,太阳都出来一大半了,蹲在“倒鸭子”上看了半天日出,也依然是非常美丽,话说早上还有点小冷。
 
我像个“地主家的傻儿子”似的在路边蹲了三个小时,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了,貌似走神了,时间过得很快,我心里一直想着的是,今天不着急,把床的事弄好,要不然后面的路没法睡,这是要紧的事。
 
于是我就干脆一点儿也不着急了,蹲在外面直至太阳把我全身烤得火辣辣的,我才知道“快中午了”,抬手一看,才8点多。的确,这里8点的太阳给我一种北京11点的感觉。
 
简单吃了点东西后,就开始再一次钉我的床板了。这次不是往一起钉,而是锯短再钉。
 
自驾游内蒙呼伦贝尔,车主烈日下干“木工活”,却是为何?(31)
 
 
自驾游内蒙呼伦贝尔,车主烈日下干“木工活”,却是为何?(31)
 
 
于是我把原来床板的每一段量好,测出从后座到副驾靠背的距离,把床板条锯成两截,中间又加了一条横木,用以支撑副驾上面那部分床板的受力。
 
我从来没想过要在外面纯手工锯这东西,所以也没有带专业的锯子什么的,就这一个,还是多功能户外刀具的,简单锯点东西还行,要把这些床板锯断,的确是有点费劲。
 
自驾游内蒙呼伦贝尔,车主烈日下干“木工活”,却是为何?(31)
 
在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锯断两根后,旁边养蜂大哥过来了,看到我一个人在为吭哧吭哧的锯东西,便给我拿过来他自己用的锯子,这比我的好太多了,虽然是单手了,可是省力多了,三下五除二,我就锯完剩下的所有木板。当然最后给养蜂大哥还回去,也没忘说声谢谢。
 
我可能有先见之明,之前在吉林安图县别人废弃扔了的一扇门上拆了一个合页,本来想拆一对来着,后来实在是锈得太厉害,加上这个是一个红门红合页,想想还是算了,给“土地爷”留一扇吧。
 
自驾游内蒙呼伦贝尔,车主烈日下干“木工活”,却是为何?(31)
 
这样重新弄完床板后,就可以形成折叠的了,白天折起来放在后座上,晚上再拿出来用,虽然麻烦了些,但也相对比较安全。
 
收拾好床板差不多就中午了,简单吃了点东西就往海拉尔赶去。
 
小科普:
 
海拉尔(区)是呼伦贝尔市的一个区,是政治文化经济中心,对不少外地人来说,“呼伦贝尔”意味着大草原,海拉尔可能比呼伦贝尔市更响亮些,海拉尔区当地人称“海区”,扎赉诺尔区称为“扎区”。
 
在内蒙一定要熟悉一些地名的简称,否则你问路别人说了你也搞不明白,比如陈巴尔虎旗简称“陈旗”,阿拉善左旗简称“阿左旗”,有时候不一定会加旗字,再比如土默特右旗,有人会说“土右”,在包头和一个大哥聊那边景区,他老说“土右”啥啥。
 
我听得出是个地名,但根本没有任何概念,一度以为是个小镇子小村子,当时也不敢问,更不好意思问,只好一边使劲记下来,一边回想自己查过的地图有没有这个地方,现在想起来还真有些闹笑话。主要是内蒙这边好些地名比较长,一个字一个字说起来比较费事,当地人就说简称了。
 
这种感觉可能和你在给别人介绍时,说你是哪个县或者地级市的人,别人不一定知道差不多,听的人甚至可能记不住,因为他对那个地方一点印象也没有,即便说省会城市,也不见得所有人能记得住。
 
在你看来,怎么可能会有别人连你的省会城市不知道?还别说,这个可能性是有的,不是所有人初中地理都100分,很少出门的对地域性感知会非常差,你说个大点的城市,他可能都不知道大致在什么方位。
 
《林羽凡自驾环游中国33000公里游记》
 
第三十一章
 
-完-
 
林羽凡
 
2020年5月
 
 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